您好,欢迎进入爱家协会中文网站!
爱家期刊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爱家期刊

婚恋专栏——永不褪色的生活篇章-谈试婚或未婚同居

作者:张光誉   来源: 《爱家》季刊 第二十三期   点击:722次   发布时间:2016-02-17


亲爱的明理和婉贞:
听说你们的朋友当中有不少人正在实行“试婚”或者只要同居而不愿结婚。他们更想怂恿你们,也成为他们的“同好”。这种“前卫婚姻观”已经蔚为美国次文化的一股巨大暗流,早在七零年代就有五十几万对未婚男女公开同居;嗣后几乎每十年增加一倍,其中尚且未包括更多秘密同居者在内。声势之浩大,连华裔青少年也都跃跃欲试,蠢蠢欲动了!

这里有一篇赫巴特.米尔斯的建言,值得你们省思,做为抵挡这种诱惑的座右铭……!

请看他是怎么说的:
试婚是否合理
我接到一些信,扬言他们要倡导未婚同居,底下便是其中的一段:“……我的男友(匿名)和我正在考虑结婚前先同居一两年,我们都是具有理性,恪守法律道德的公民,我们深深相爱着;盼望住在一起,工作在一起。我们要先试婚一段时期,以免不必要的盲目厮守。此外,我们也没有足够的结婚费用,假若彼此觉得婚姻生活不合适,我们也可以免去离婚费用,只要彼此决定分居即可。再说,一张结婚证书,所谓的‘婚姻执照’又有什么价值可言?我们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又从事于慈善事业,绝无违反法律道德的记录。多数的开通人士都认为这是将来的标准两性生活型态。可惜有些人尚无法接受社会的变迁,包括我的双亲在内,都反对我们的此一计划,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会这样……?”

这是一段署名玛丽的信,她和一般人相似,争辩着所谓的“合理试婚” ;但首先我想了解她的一些基本观念:

什么是爱的真义
“什么是她和男友的人生哲学,以及道德价值体系?她和男友既然深深相爱,为什么不能把一些不足的现实条件当作挑战而彼此同心等待,并加以克服?她的男友喜欢她,究竟是由于图利自己,或者完全对她奉献?什么是他们对于爱与信任的定义?真正的爱,难道不需要负责任,不需要彼此委身,互相奉献吗?”

有本古老的好书里对爱有极好的阐明:“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假若一对情侣,坚持要试婚,那么,这不是证明他们彼此不信任与不够真心相爱,而且不期望婚姻的成功吗?他们不是怀疑彼此不忠实和缺乏信心去共同达成理想的婚姻吗?

玛丽和她的男友是否都认为婚外性生活的适应,一旦试验成功,便拥有永恒的美好婚姻生活?难道未婚同居,真能试验出婚姻的成功与否?一对未婚男女,始终就是“未婚”。一种未经公开结婚,不具有婚姻的法律责任与义务,缺乏伦理道德意识,不讲求委身与奉献的单身男女,如何能试验婚姻?

婚姻生活的考验
婚姻是彼此相爱的男女所共同建构,心心相印,携手共进以及相依为命地坚固家庭的基石。所以婚姻生活,只能在一种诚实无欺的条件下加以考验与磨练。

有一位著名的专栏作家曾经不厌其烦地写道:“值得做为婚姻生活考验的大都在:他们有两个孩子患流行性感冒;一只宠物在危险的半倒塌狗棚中;正在用餐或刮胡子时停电而必须改用烛火之际;水龙头滴水难流,或者婴儿呕吐在父亲的榇衣上;以及大儿子把尿布冲进马桶里等等,诸如此类的情况之下……。”

这些琐事,都会激发美满婚姻的夫妻,去把他们的爱心与耐心表露无遗;但这种试练对于未婚同居的“试婚”者而言,岂非美梦难成反而视为畏途!

为什么我们不拿出道德的勇气来加以澄清,指出未婚同居绝非正常的婚姻关系,因为那大大违背了两性终生相处之道!

像玛丽与她的男友,尽管自诩清高有识,却一味贪求婚外的便利生活,此乃明知故犯,执拗地忽视传统的伦理道德!

古今不变的道理
我真疑虑,有多少人像玛丽和她的男友一样,虽然都济弱扶穷,乐善好施,却仍找尽借口不履行婚姻的责任,就谈不上以委身与奉献的实际行动来支持法定的婚姻家庭;更遑论婚姻所当负的社会责任!一个社会对正常婚姻生活所认同与赞许之处,正是未婚同居者所匮乏者。玛丽及其男友一如其它相爱的男女,一定深深希望他们的结合能够得到所有人的祝福,但首先在双亲那边就遭到反对,难道心里不会耿耿于怀?这样的试婚有何幸福可言?

举凡进步的社会结构与社会目的,都必须肯定正式婚姻的双方当事人为合法的固定夫妻。即使一个古老的初型社会,虽然没有现代法院的颁行婚姻制度和户口登记;却也对婚礼非常强调,而与大节期或大庆典同样重视。整个邻里的人们都被邀请去同欢宴乐,使得人们可以永久记住他们的婚姻关系。

琼娜.马克达.波连兹在她的“维护婚姻”一书中,为合法的传统婚姻制度辩解说:

“其实,未婚同居的关系,远比合法的婚姻更难处理。人们都会存有感情上的矛盾,产生极其复杂的情愫,以致彼此猜疑。生活于不受法治拘束的人际关系中,人们都或多或少会缺乏信心而趋向冲动,为不正常的爱付出深情,终致蒙受创伤。这就是为什么合法的义务有助于我们的事先设想,并且使得许多生活上的社会事实,成为有益的合法约束。为什么我们不去使用这些益处?为什么不采纳正规心理学上以及社会上所提供的合法婚姻,来维护自己和周遭的所有关系人?唯有合法的婚姻生活,才能促使独特而恒久不变的两性关系臻于最佳境界。使人们获得最大的安全保障与最大的支持力量。”

避免试婚恶果
细心分析起来,所有考虑试婚与未婚同居的人们,究其原因,总不外下列几点:
1.由于自我中心思想与不安全感。
2.盲目顺从情侣所施加的压力。
3.一种似是而非的“前卫新道德观念”所引起的欲求假自由。
4.企图反传统习俗的欲望。

既然这是无可否认的事实,那么,便可以有充分的自知之明,去规避这些因素所虚拟的试婚或未婚同居的恶果了吧!

张光誉先生曾任中国电视公司导播,编审,及专任节目制作人。中国广播公司国内部专门委员,光启社副社长及公共电视副总经理。并曾任教于台湾宣道神学院。着有采撷人生等十几种文学书籍。目前为自由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