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进入爱家协会中文网站!

爱家广播MORE

01 青春无悔 2016-01-03
爱家文章当前位置: 首页 > 爱家资源 > 爱家文章

教导夫妻如何安然度过“婴儿炸弹期”

作者:威廉姆斯   来源:爱家丛书   点击:533次

 

婴儿如炸弹

我(格伦)和妻子纳塔莉觉得我们已经了解了几乎所有关于婴儿出生的恐怖经历,以及随之而来的不眠之夜。我们有一些朋友津津有味地给我们讲述生孩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一个有晕血症的朋友在他妻子开始分娩之初就晕过去了,等到婴儿快生出来的时候才醒过来;(我们不知道他的妻子是否原谅了他,好像之后18年间他一直在做一些赔礼补救的事);另一个朋友告诉我们:自从他的女儿出生后,他的不眠之夜就像“没有尽头的故事”一般。

朋友几个小时地如数家珍,甚至有时候还会添枝加叶地讲述他们的婴儿出生的故事,听完他们的讲述,我们还是没有听他们提到,在生完孩子的最初几周,夫妻关系是多么艰难。只有在我们主动与家人和朋友谈论我们夫妻俩觉得多么沮丧的时候,他们才会说,照顾新生儿这段时间也是他们夫妻关系最困难的时期之一。

所有父母对于他们的孩子的出生都会有一个特别的故事。在我们采访许多父母之后,我们发现无论他们对自己初为父母是多么激动,多么紧张,在孩子出生后的最初几分钟、几个星期以至几个月的家庭生活的各方面,都受到夫妻双方的性格、家庭成长环境、孕期经历等等因素极大的影响。这些重要的因素产生的对他们生活,超乎我们的想象。其中,变化最大的就是夫妻关系。

我们的第一个儿子本杰明出生的时候,由于我们的生活完全被照顾孩子所占据,于是紧张与不安慢慢侵入到我们夫妻关系之中。我们突然发现生活的重心发生了急剧的转变,由满足夫妻双方的需要到了满足孩子的需要上。当然,这并不是说我们没有自己的需要了,事实上,在新的压力下,我们的需要更大,但所有这一切好像总是被儿子奋勇顽强的啼哭声所淹没。

正如新生婴儿让人激动万分一样,一种失落感开始爬上心头。在过去的7年中,我们夫妻只需要考虑彼此的需求,夫妻相互适应,满足对方的要求、愿望和想法,相对而言,过去的生活较孩子出生后要容易得多。过去的时光已经过去了,我面对的现实问题是要适应另外一个人加入到我们的生活中,还要满足一套新的要求。也就是说,我们要重新确定生活需求的优先次序,也要列出我们自己的需要。

有些人害怕夫妻关系的改变,甚至害怕到极致。我有一个朋友的未婚夫告诉她:“如果想结婚,希望婚后不要孩子。”因为自从他的父母有了孩子后,他父母的关系就很紧张,他怕自己也重蹈覆辙。2003年澳大利亚夫妻关系年度报告表明:越来越多的夫妻更注重夫妇间的友情与亲密,而不是结婚生子。毫无疑问,孩子会影响夫妻关系;但并不是说这一定是坏的影响。如果夫妇二人能共同面对教养孩子中的艰辛,夫妻间的感情反而会更美好、更坚固、更成熟。

夫妻对彼此关系的期望、反应以及如何适应婴儿出生后的变化将要决定这些影响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

我们很容易找到育儿书,讲述婴儿从6个星期到1岁各阶段的发育情况,但是我和纳塔莉很难找到一本教导夫妻如何安然度过这一压力极大的“婴儿炸弹期”的书。

基于此原因,我们写了这本书,希望给大家提供一些积极的、富有建设性的意见。有些父母说这一时期是夫妻关系中最具挑战性、最令人兴奋的时期,我们希望给予身处这个特殊时期的你们以鼓励。我们甚至发现在有第三个孩子的时候,我们还在学习,还在调整夫妻之间的关系。

我们和大家分享自己的经历,是希望大家在我们的叙述中能看到一星半点希望,让大家读点儿令人思路清晰的东西。

请记住:这不是一本教养新生儿的书籍,而是一本如何维护夫妻关系、如何帮助夫妻成长、如何平稳度过婴儿出生后的艰难时期的书。本书的观点和看法都是从我们自己的生活中或是从与其他的父母谈话中收桌的,希望初为义母的朋友们喜欢。接下来的,是我们自己的一些故事——其中有我们在生第一个孩子之后,努力维持良好夫妻关系时的一些感受、挫折和小成果。我们与大家分享自己的经历是希望大家在教育孩子的路途上更加顺利。

——格伦&纳塔莉

怀孕

我们第一个孩子本的出生出乎我(纳塔莉)和格伦的意料之外。二年半以来,我们一直在试着怀上孩子。在我得知怀孕的前几个月里,我的情绪就如过山车一样大起大落。那个时候我每个月都在盼着,想知道我们是不是就要当上父母了,经过了几次失望之后,我开始怀疑我的身体是否出了问题,我是否永远不会怀上孩子。

因此,你可以想象,当怀孕试纸上显现出两条粉红色线的时候,我是多么激动与紧张。在那之前的几个月里,我用怀孕试纸试了好几次了。当表示阳性的第二条粉红色的线出现的时候,我几乎欣喜若狂。为了确认我没有出现幻觉,我反复多次仔细查看试纸上的粉红线条。然后我叫格伦也检查了好多次。格伦还记得,我当时是多么兴奋!凌晨5点钟,当我冲进房间的时候,格伦还睡意蒙胧(他不喜欢早起),我在床上又蹦又跳,不用说,他被摇醒了,并且跟着我一起兴奋不已。

我们等了14周才把这个消息通知未来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我们等了这么长的时间才告诉他们,这让他们觉得不可思议,那是因为我们决定等到一切确定无疑的时候才和他们说。我们的父母非常激动,特别是我的父母,因为这是他们第一个外孙。我知道在最初的三个月很有可能流产,,所以,我要安然地度过那段危险期,这一点十分重要,我不想让父母因为我流产而失望。理所当然,他们知道这个消息时特别兴奋。我的妈妈第一次当外祖母,她想好好庆祝一下,于是上街去给婴儿买了好多衣服。虽然格伦的父母已经有5个孙子了,但他们还是很激动。格伦的妈妈特别希望看到我们的第一个孩子出生。她十分希望给孩子买礼物,并与我妈妈一起照顾我们的第一个宝宝。

像其他待产的母亲一样,我曾经为身体变化而担心,也尽了一切努力确保生一个健康的宝宝。我最害怕的两件事是流产和孩子出生时不健康,临产期越近,我越担心孩子的健康。

尽管怀孕过程一切都很顺利,但是我仍然担心可能会发生不好的事情,同时在想孩子出生之后我的生活会怎样。

我做了9年临床医生,在治疗病人的时候,我还负责带领其他一些医生。我很喜欢这个职业所面对的挑战。但是,我却不清楚作为母亲如何去满足自己孩子的需要。我喜欢把事情管理得井然有序:我通常会做好一天的计划,把要做的事情列成清单,由于工作和生活的高度条理性,我在大多数事情上都能心想事成。但是,我的孩子也许会抗拒约束,我能照顾好这样的宝宝吗?

虽然我不介意别人对我的看法,但是我仍旧担心如果我们做不好父母,其他人会怎样想。毕竟,我是职业医师,而格伦又是心理学家,我们俩都有教养好孩子的职业资历,理所当然别人会期望我们当好父母。

为人母亲所带来的生活变化是我期待的,我也希望借着这个过程成长。我读过太多关于婴儿各阶段发育的书,但是,我却没有格伦的夫妻关系的改变做好准备。虽然结婚6年之后才有孩子,我却没有考虑好既为人妻又为人母所面临的挑战。

炸弹爆炸

我(格伦)觉得对还未出生的孩子负有极大的责任,也知道对于教养孩子我还有很多功课需要学习。虽然我从朋友那里听说半夜起来照顾孩子是多么艰难,也知道因睡眠不足使得白天的工作生活大受影响,还知道让啼哭不停的婴儿安静下来是多么的不容易,但在那时,我对这些还没有太多的理解,只是到了后来我才深有体会。

为人父母还有很多难以理清的复杂的情绪、想法、期望和设想。我知道,我自己被抚养的经历影响我希望成为怎样的父亲。我会同纳塔莉一些问题,比如:“你喜欢你父母的哪些方面?”“你想在哪些方面与他们不同?”“在你父母的夫妻关系和相互支持方面,你最喜欢哪些?”虽然我们以前也曾探讨过此类问题,但我知道我马上就要对这些问题做出决定了。我准备好了吗?

经过9个月的等待,事情终于发生了:我们的孩子出生了,这是多么令人欣喜万分的时刻!我还不知道纳塔莉和我,谁最强烈地感到如释重负?看她生产的时候,我觉得那么无能为力,除了鼓励她以外,别无他法。尽管如此,我也不想和她变换角色。

我的儿子经过产道这短暂的旅程,经历了巨大的变化。他现在需要自己呼吸,自己调节体温,学会自己吃妈妈的奶,发现自己可以无拘无束地伸胳膊蹬腿。在孩子出生后的当时以及随后的几小时内,我们觉得天旋地转,世界一片迷茫。从朋友那里听到的故事,以及所读的书使我们对这种巨变有所预料,但是,我们却发现,我们没有为他的到来引起夫妻关系激变而做好准备,婴儿炸弹降落了!




格伦&纳塔莉·威廉姆斯,2005年,格伦成为美国爱家协会第一副总裁。1993年格伦创建了澳大利亚爱家协会,10年间,他一直担任澳大利亚爱家协会的首席执行官。

作为辅导、培训青少年和家庭方面的资深人士,格伦洞察现代家庭所面临的挑战。并提供切实的帮助。格伦在爱家协会主持了父母与青少年沟通的项目,得到美国家长的热烈反响。

作为一名心理学家,他在家庭和亲子教育方面赢得了广泛听众,这些听众遍布美国、英国、加拿大、亚太地区和欧洲。

格伦是《建立健康的婚姻关系》《文化回归》《成功的婚姻》《澳洲故事》的作者,并与妻子共同完成了《宝宝生了夫妻更美妙》。

格伦的妻子纳塔莉是一名临床医生。格伦和纳塔莉有3个孩子,目前生活在美国科罗拉多州。

 

 

亲爱的读者朋友:

若您有任何关于亲子教养、婚姻家庭方面的问题,都可以给爱家留言,或发送至邮箱:admin@familychina.cn,我们将邀请专家团队为你解答!

爱家与您共创和乐家庭!

 

 

爱家中文网familychina.org版权所有,未经许可,请勿转载。